一群人来轮奸我

  今天是星期一,我一边看著我的公文,一边走向教室。太棒了!学校的美式足球队得到了冠军,这真是好消息,球队中有好几个人曾经是我的学生,我真为他们感到骄傲,我并不是很喜欢看足球,在比赛开始前,他们每天在我窗前的操场上练习,我常常在窗前,看著他们穿著紧紧的短裤练习,我一直注意著他们的裤裆,他们之中有不少人的裤裆是特别隆起,其中大部份是男人,有一次,当我汪视著他们的时候,他们的教练--巴奇走了进来。「嗨,宝贝,你好吗?」巴奇说道当我的先生出远门时,巴奇是我的临时情人,上个月,他安排了一群人来轮奸我,这件事在学校里传开,可是我一点也不在乎。
  我念高中时,还是一个没有人追的丑小鸭,上了大学后才变得这么美丽,当我失去处女后,我来者不拒地和许多人性交,许多人知道我的酒量不好,但是又喜欢喝酒,我喝醉之后,可以让他们为所欲为,他们有些人还会特别找一些处男来上我,之后常常有人找我去参日派对,我是其中唯一的女性。当我第一次参加只有我一个女性,其它都是男性的派对时,我一开始很不安,想要回家,他们一直灌我酒,把我弄醉,有人叫我跳脱衣舞,于是我不自主地开始跳舞,当他们开始大喊「脱!脱!脱!」时,我也笑著开始脱衣服,当我把衣服脱光后,他们带我到卧房,然后排队来上我。
  第二天早上,我对昨晚的事觉得很丢脸,但是很快就忘了,而且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约去去参加派对,我的名声越来越糟,但是我的身边永远不乏男人,当然,也没有人愿意娶我这种名声不佳的女孩,这意味著,我得在学校以外的地方找老公。我遇到杰克--我现在的丈夫,是在我升上三年级的那年暑假,他在一所大学读工程,我是在学潜水时认识他的,而不是在派对上,我们认识了一阵子后,我知道他是作老公的最佳人选,在我的刻意安排下,我们正式交往。交往了没多久,他开始每晚十点左右都带我去汽车旅馆开房间,我在和他开完房间后,他回家,我则偷偷去参加派对,彻夜狂欢,我几乎都是这样渡过暑假,直到暑假结束,他吻了我,和我渡过暑假的最后一夜。我们回到各自的学校,从此虽然相隔千里,但是仍然持续通信,第二年的暑假,他向我求婚,带我去见他的父母,后来我在圣诞节前嫁给他,我渡完蜜月后回到学校继续念书,但是一回学校,马上就有一大群男生为我办派对庆祝,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我先生,我的先生也从来不知道我的过去,当然,我也不会告诉他。毕业之后,我们终于住在一起,我念大学时,曾经玩过一些很大的老二,但是杰克廿五公分的阴茎,还是让我很快乐,我安心地做一个标准的家庭主妇和女老师,就这么过了三年,我们的女儿已经够大了,而我的欲望也日益增长,去年秋天,我和学校一位白人副校长发生了关系,我们交往了一个半月,直到他的老婆到我家抓奸,我们的关系才中止,而这件事也传了出去,也是因为这样,巴奇才搭上我的。「很好,巴奇,球赛结束了,你打算做什么?」我说道「还有其它的球赛啊,」他说道:「篮球球季就快来了,不过,我想和你谈谈足球队的事。」「哦,足球队和我有什么关系?我教过的那些学生都已经不在我班上了,他们都升级了。」「他们在比赛中的表现很好,所以他们该得到……一个奖励,」他慢慢地说道:「你愿意去表演来奖励他们吗?」「我想你是太看得起我了,不过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」我说道:「我不可以和学生发生关系的,这样会让我被开除的,除此之外,那些学生知道我的私生活吗?」「哦,他们之中有些人早就知道了。」他说道「什么!?」我尖声问道:「谁知道了?怎么知道的?」「球队中的几个最佳球员,」他说道我知道他指的是谁,因为那几个明星球员就是那几个黑人学生「我把我们上次旅馆拍的照片拿给他们看过了。」我一言不发地想著这件事,上次我喝醉了,不记得拍了什么照片,照片不像谣言,谣言我可以不理会,但是照片可不一样了,如果流了出去,我在这个地方就不能立足了,而且可能会有种族岐视的白人对我不利。「你有把照片拿给白人学生看吗?」我问道「当然没有,」他说道:「你以为我有这么笨吗?」
  「那么那些老师们呢?」我试探地问道「我信任的那些老师们,那天晚上都在现场,不会传出去的,」他向我保证「这个周末我不能去,因为杰克要再过几个礼拜才会出差。」「难道你不能找一些理由出门吗?」他问道「当然可以,我会告诉他,我要去参加一个派对,被一群男人轮奸直到凌晨三点再回家。」我说道「也许你这么说,会让他很兴奋哦!」他建议道「才不会呢,杰克是一个很保守的人,他一个星期和我作爱的次数都是固定的,」我说道:「如果我可以去被你的那些学生干的话,我会告诉你的。」「我知道你会去的,我等你!」
  那天晚上我在准备晚餐时,电话响起,杰克从椅子上站起来去接电话,他接电话时一直点头,一直回答ok,然后挂上电话。他走到我身后抱住我,说道:「是公司打来的,我星期六早上要出差,星期天才会回家。」原本他出差,我待在家里会很无聊,但是还好,我有事情可做,而且他的父母每个星期六,都会带我们的女儿去他们家,我想到我可以去参加派对,不由得兴奋起来。第二天早上,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巴奇。
  我开始想著那些男孩们会怎么轮奸我,我在结婚前不晓得被多少年轻男孩搞过,当他们奸淫过我后,我总是会觉得很羞耻,但是却又很舒服,每次一些男人脱光衣服站在我面前时,我都会失去控制,他们不停地玩著我的嘴、阴户和肛门…我的记录是同时和廿个男人狂欢,那次是一个朋友邀我去参加一个告别单身汉的派对,因为他们找不到专业的脱衣舞女郎,所以他们要我去兼差。派对由晚上八点开始,一直到第二天清晨,我在凌晨两点时,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,但是他们还是一直干了我两三个小时,不甚至不知道他们一共干了我几次,我只知道一直有人干我,在他们干完我后一个小时,我醒来了,我一丝不挂地躺在旅馆的床上,房内只有我一个人,我的胃里、嘴里都是精液,我不知道我到底吃进了几加仑的精液。我是一个女权份子,但是在性方面,我喜欢男人支配我,我愿意服从任何男人,或许我有一点被虐待的倾向,任何人都可以用最肮脏的方式奸淫我,我并不喜欢受到伤害,但是在性里加上一些痛苦是非常刺激的。

  我和巴奇约在一家酒吧会面,他向他的朋友借了一间房子,我不想把我的车和他的车一起停在那幢房子前面,那会引人闲话的,所以我把我的身份证和钱包留在我的车上,让巴奇载我去附近的一个黑人社区,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来过,社区比我想像得还糟,我们借的是一间老木屋,还好那个地方很暗,所以我看不到这个地方的外观有多烂。我们走过房子破烂的门廊,巴奇拿出钥匙打开门,我们走了进去,房子里面非常破烂,壁纸天花板和墙上剥落,到处都是灰尘,我不敢碰任何东西,或是坐在任何地方。他带我走进厨房,流理台上放了三个大冰桶,里面装满了啤酒和冰块…我一口气灌了两瓶啤酒,以安抚我不安的情绪,当我打开第三罐时,巴奇说道:「你最好把衣服脱了准备一下,再过几分钟他们就到了,你在卧室里待
  著,直到我带你出来。」我点点头,走过客厅走进卧室,这个卧室真是太脏了,这是一个男人的卧室,也是一个女人的恶梦,我好想把所有的东西都弄乾净。当我关上门的时候,我听到有人走进客厅。这个房间的窗户连窗廉也没有,不过我在床头看到一条润滑剂,那张床上只有一张脏脏的床垫,我打开衣橱,想找到一些东西□在床上,但是只找到一张有破洞的小薄被,那根本没有,我又在衣橱中找到一件男人的衬衫,这件衣服很宽,可以当成睡袍,我关上灯,开始脱下我的衣服。当我脱光我的衣服,我穿上那件衬衫和我的鞋子,那件衬衫的主人一定是个矮子,衬衫短得前面遮不住我的阴毛,后面遮不住我的屁股,我的高跟鞋虽然很高,但是至少可以不让我踩到这个肮脏的地板,我坐在黑暗中的床上,不知道我到底在这里做什么,我为什么让自己做这种疯狂的举动,但是我一想到有好多年轻又强壮的小男孩要对我做的事,我感觉我的阴户开始湿了…我听到前门一共开了六次,然后我听到一个脚步声接近卧室门口,门一打开巴克走了进来。「为什么把灯关了?」他一边说道,一边打开灯
  「这个窗户没有窗廉。」我说道「别管那个了,你准备好了吗?」「我想可以了。」我说道「那就过来吧,」他说道我下了床走向他,走到他面前时,他让我转过身,拿了一个东西遮住我的眼睛,绑在我的脑后。「这是什么?」我紧张地问道「嘿!他们都只是小孩子,他们很害羞,而且怕你看到他们,」他说道:「而且,你希望看到他们之间有你的的学生吗?」他说得没错,我正要和学生性交,这样万一出了事,我可以否认我知道他们是谁,而且,不知道谁上来干自己,也是一个很刺激的点子。「哦,我忘了告诉你,我答应了我那个借房子给我们的朋友可以来干你,他叫阿西」他说道:「你不介意吧,我的意思是,你又多了一根老二可以干。」很好,我又多了一条老二?他把我的眼睛遮好,然后把我身上的衬衫扯掉,拉著我的手臂,让我一丝不挂地走进客厅,客厅里立刻响起男孩们的口哨声和欢呼声,我知道他们已经看到赤裸裸的我了,我觉得很不好意思,想用手遮住我的乳房,但是巴奇把我的手肘用力拉到背后,让我把胸部更挺起来。「我说话算话,孩子们,她来了!」巴奇说道屋内又传出欢呼声,我虽然蒙著眼睛,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到拍立得相机所发出的闪光灯灯光。「不要照像,拜托」我轻声对巴奇说「他们当然会拍照,」他说道:「他们要记得这个晚上,放心好了,没有人会把照片拿给你丈夫看的,这只是做个纪念而已。」我很担心,但是我也没办法阻止他们「好了,全部坐好,」他说道:「要开始上课了。」室内的人都安静下来巴奇走上前说道:「我知道你们有些人还是处男,也知道有些人上过了你们的小女朋友,不过你们大概从来没有看过一个真正的女人的完美胴体,所以,今天我要在这里为你们上一课女性的生理学。」我的脸更红了,巴奇居然要拿我的身体当教材,教这些男孩们认识女性的身体,把我的身体每个部份,详细地讲解给每个男孩听。「这就是女人,」他大声道:「她不像你们那些没有屁股,没有胸部的女朋友。」「这是乳房,」他握住我的乳房说道:「有人叫它奶子、咪咪,你摸它的时候,女人会非常兴奋,兴奋的时候,女人的奶头会硬起来,你们看,我才这样摸著她的乳房和你们解释,她的奶头就硬了起来,你可以舔它们。」他一边舔我的乳头,一边说道:「你还可以用吸的,或是轻轻咬她的奶头」他一边向那些男孩解释,一边咬我敏感的乳头我一直听到相机拍照的声音,听起来起码有三台拍立得相机,另外还有一台相机的声音,像我先生那种装底片的理光牌相机。我怕他们把照片寄给我的先生看,不过我却又发现,让一群人拍著裸体照,会让我更兴奋。

  我其实很喜欢拍裸体照,念大学的时候,我曾经让我一个男朋友帮我拍裸体照,照片拍出来很美,而且照片中我的脸略为模糊,他甚至把那张照片放大,挂在他房间的墙上。当然,我的先生也拍过我的照片,我们家里有一间私人的暗房,所以什么照片都可以拍,他把我的裸体照放讲他的皮夹里,我很希望他把这些照片拿给别人看。「你不可以咬得太用力,否则会咬伤她的,而且这对下一个人来说,也太脏了。」他说完,室内一阵哄笑,他继续道:「你还可以捏它们、拉它们,」(他扯我的乳头时,我不自主地发出一声呻吟)「或者你可以紧紧抓住它们以防止自己跌下床。」男孩们笑得更大声了。「现在我们看看阴户」他继续道:「烂货,坐下来,把你的腿张开,让他们好好看个仔细。」我想蹲下来,让男孩们看清楚,但是我的眼睛蒙著,会让我失去平衡,巴奇过来扶住我,让我蹲下,我听到男孩们全都靠上来,想再近一点看。巴奇把手伸到我的阴户上,把我的阴唇拨开「这就是男人们最喜欢的东西,有人叫它阴户或□,」他用一只手指指著我的阴道口:「这里就是你们要干的地方,而这里是阴核,你们如果用手指摸这里,女人会爽得要命。」他一边说,一边示范,这种刺激几乎让我坐倒在地上。「来吧宝贝,站起来,把屁股给他们看,」他把我拉起来:「转过身去,这样他们才能看到你最美的臀部。」「这是屁股,」他轻抚我的屁股说道:「有些女人的屁股很瘦,和男人的屁股没两样,同性恋就是玩屁股的,」他继续道:「但是这个屁股可比他们漂亮多了。」「张开腿,弯下腰去,让他们好好欣赏欣赏,」他一边说道,一边扶著我让我弯下腰:「就是这样,拨开你的屁股。」他扶著我,我把我的屁股拨开,露出我的肛门给男孩们看。「这是女人身上另一个可以干的地方,有些女人比干阴户更喜欢干这里,如果你们的女朋友害怕怀孕,那么你就可以改干她的屁眼。」他在讲解的时候一边用手指玩著我湿透了的阴户,话一说完,就立刻用一支沾满我爱液的手指,插进我的屁眼中,我舒服得差点倒在地上,他的手指大概停留在我的肛门中一分钟,才拔了出来,然帮我站直身子,在他用手指插我后门时,照相机拍照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。「为了下一节课,我需要你把我弄硬,所以你得蹲下来,」他一边把我往下按,让我蹲在他面前。「现在含住它,…就是这样…喔…你吸得很棒…,呜…哦…好了,我想够硬了…。」我只能想像著那群男学生看著我这个白人女人,张开嘴吸吮著一个黑人的阴茎,这个想法让我兴奋异常,或许我真的是一个暴露狂,当巴奇告诉我够了,要我停下来时,我还不甘心地吸了两下。「到这边来,」他扶著我走到一个矮茶几前,说道:「跪在这张茶几上趴下,我们要进行下一个阶段。」他扶著我上了茶几,当我准备好,我发现另一个人走到我面前来,而巴奇还继续和男孩们说话。「阿西要帮我示范,一个女人可以同时和一个以上的男人性交。」巴奇说道我感觉到巴奇的阴茎在我的两腿之间慢慢地插进我的阴户,他的阴茎不是最大的,事实上,他的老二比我老公的还小,而我湿得泛滥的阴户,也让他很容易地插入,我又发现另一个龟头顶住我的嘴唇,我本能地伸出手、张开嘴,把这根阴茎放进口中,这个男人的阴茎比巴奇的阴茎只大一些,我舔到阿西的包皮,原来阿西和巴奇一样,都没有割包皮,我将舌尖伸入他的包皮里,□著包茎那种特有的酸臭味。我才舔了阿西的龟头没多久,巴奇就在后面加快了抽送的速度,就在我张嘴要发出呻吟时,阿西立刻把他的阴茎插进我的口中,一直插进我的喉咙,抓住我的头,和巴奇一前一后地快速抽送我。我一直很喜欢这么让人一前一后地干著,这种干法总是很快地让我高氵朝,而且这种干法,我通常习惯抓住一些东西,于是我伸手抓住阿西的屁股,让他往我的嘴里插得更深,不过他没插多久,他就开始射精,当他的第一股精液直接射进我的食道时,我立刻让他的阴茎退出来一点,使他射在我的嘴里,我好□到他精液的味道,精液来得很快,我来不及吞下去,所以有一些精液漏在我的下巴上,相机拍照的声音似乎没有停过,巴奇似乎也很兴奋,我感觉到他射精在我的阴户里。
  当巴奇射精结束,他扶我站好,我感有些精液从我的阴户流出,流到我的大腿内侧,男孩们不停地欢呼,拼命地拍照,不可思议地,我对我这么下贱的举动,居然觉得相当兴奋。「现在,这位小姐要到卧房去,让你们做实验。」巴奇说道阿西给我另一罐啤酒,让我喝下,然后带我走向卧室,我问他是不是弄好了窗廉,或是关上了灯?「当然,宝贝,」他答道他扶我到床边,我躺上床准备,等待著第一个男孩子…和往常一样,此时我的膝盖兴奋得发抖,所以我希望一开始能从后面来,床上没有枕头,我期待今夜的好戏赶快来…我没有等太久,我马上听到男孩们走进来脱衣服的声音,立刻我感觉到一个男孩靠在我的两腿之间,他很性急地立刻插进我的阴户,开始抽送,另外一个男孩抓住我的头,把他的龟头顶在我的嘴唇上,我自动地张开嘴,迎接这根阴茎,另外还有一个男孩粗暴地捏著我的乳房,如此的快感让我脑中一片空白。接下来的四个小时,那些男孩一直轮流用无尽的精力干我,而我也一直听到照像机拍照的声音,他们一边干我,一边用下流的话骂我,说我是「烂穴」、「荡妇」、「公厕」等等,但是他们越骂,我就越兴奋。我像个傀儡般的任由他们摆布,随他们用任何角度、任何姿势奸淫我,有一次我躺在一个男孩的身上,让他插进我的屁眼,另一个男孩上来插我的阴户,第三个男孩跨坐在我身上,挟紧我的乳房,在我的乳沟上抽送。男孩们的精液不停地注入我的口腔、阴道和直肠,把他们龟头上剩余的精液抹在我的脸、胸部、小腹、背部、头发和臀部,精液渗入我的眼罩,使我的眼睛上都是精液,而这些精液慢慢变乾,黏住我的眼睛,使我的眼睛张不开,有一个人故意射在我的鼻子上,我张开嘴呼吸时,第二个男孩射了一大股精液在我的口中,我还没来得及吞下去,第三个男孩又把他的阴茎深深地插进我的口中,若不是有人放开我的手,让我能抹去鼻孔上的精液,我可能会被精液淹死。我的高氵朝一个接一个来到,我不知道同时有多少阳具插进我的体内,是一个、两个还是三个?他们的阳具是长的、短的、粗的还是细的?我只是一直不停喊著「干我」,手一抓到坚硬的阴茎,就把它们送进我的口中或两腿之间,我的全身变得非常敏感,只要碰到我的胸部,可能就会让我高氵朝,而且是强烈的高氵朝。这样搞了好几个小时,终于要结束了,我一定是昏了过去,因为我唯一所记得的是巴奇扶我起来,试著灌我一杯咖啡,我还是一丝不挂,但是眼罩已经拿掉了,当我恢复神智后,我发觉房间里的男孩都走光了,而房间的灯光大亮,窗子上也没窗廉,我知道刚才的事情,一定让隔壁的邻居看得一清二楚了。

  直到我最后能够站起来,我走进浴室,我看著镜子的自己,觉得看起来像个刚接完一群客人的妓女,精液从我的阴户和肛门中流出来,使我的腿上到处都是,我尽量用卫生纸,把自己的大腿擦乾净,浴缸里很脏,看起来像是一年没有用过了,而且连水都没有,我只能尽量用有限的卫生纸来擦我身上的精液,但是我头发上乾涸的精液,却没办法用卫生纸擦,也没办法用梳子梳理,于是我找了一段小绳子,把头发起来,让它看起来不会太糟,卫生纸都用完了,我看起来还是一团糟,但是起码在夜色的掩护下,我比较可以不引人注意,这样就可以回家了。我回到卧室,发现我的衣服都被男孩们当成记念品拿走了,我只有穿上那件短衬衫回家,我和巴奇上了车,他从后座拿了一些报纸盖住我的下半身,不久之后,我们到了那家我们相约见面的酒吧,酒吧已经打烊了,停车场里没有什么车,我的车钥匙放在我的衣服里,被那些男孩拿走了,所以我得找出我藏在车上的备用钥匙,才能开车回家,当我弯腰在找钥匙时,巴奇在后面摸著我光溜溜的屁股,当我探到地毯下,我知道钥匙在那里,酒吧里走出了两个打烊完的工作人员。「什么事,老兄?」一个比较高的男人问道「这个小姐刚参加完狂欢,我只是帮她回家。」巴奇答道我赶紧站直身体,想遮住我裸露的屁股「狂欢结束了吗?我们还可以参加吗?」那个高个子问道巴奇看了看四周,说道:「当然可以,为什么不行?但是她已经累了,也许只能帮你们吹喇叭。」「实在太好了,」高个子说道
  我满脸惊讶地看著他们,巴奇走到我身后,用手搭在我的肩上。「宝贝,你为什么不蹲下,让这两位男士试试你的嘴上功夫?」他一边说道一边把我按下去他们两个拉下拉练,掏出他们的阴茎,我跪在□满碎石的停车场地上,两手各握住他们的阴茎,交替吸吮他们的肉棒,他们把手伸进我衬衫里,摸著我的乳房。
  我一边帮他们口交,一边又相当担心会被经过的警察发现,一个几乎全裸的白人女人,凌晨三点在停车场同时为两个黑人口交,一定会变成第二天的头条新闻,所以我用尽全力,加快我的速度,让他们尽快射精,我才能离开。当他们射精后,我把他们的精液全吞下去,继续找钥匙,而他们也穿好裤子准备离开。当我找到钥匙,那两个人把我身上唯有的一件衬衫剥下,当记念品带走,我只好用报纸盖著身体,开车回家。邻居们都睡了,所以我不担心被他们看到这个样子,我把车停好,立刻冲进家门,一直跑进浴室冲了个澡,我看著镜子中的自己,我的乳房和大腿上,有著被那些男孩们捏过的瘀痕,我的阴唇又红又肿,杰克明天早上就会回来,如果他看到我这个样子,他一定会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,我该怎么办?我的第一个想法是离开家,但是我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,我身上的瘀伤过了几天就会消失,在这几天内,我是不是能不让杰克看到我的裸体?不太可能,我到底该怎么办?杰克会知道的,他会知道他娶的是怎么样的烂货,我会失去他的。
  最后,我想到家里有一种药膏也许可以解决进个问题,我打开衣橱找药膏时,一本书掉了出来。因为药膏不在那里,所以我捡起那本书,不过就在我要把那本书放回去的时候,我发现书里夹了一张拍立得的照片,当我看到那张照片时我吓了一大跳,照片中的人是我,一丝不挂地躺在汽车旅馆的床上,周围围著六个男人的阴茎,有一些精液从我的阴户中流出来,很明显地,我刚被这些男人轮奸过。杰克知道了…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