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儿媳妇

  我的儿媳妇小玲身材真好,20岁,长头发,5尺4寸高,胸罩大约是35
  C,和我儿子结婚不到两年。我的儿子一向跟我一起住,他还没有经济基础,为
  了节省经济开支,结婚后还是住在我家。刚结婚的头半年,年青人夜夜春宵,每
  晚都打炮,听到小玲的叫床声,弄得我淫欲勃起,只有靠打手枪来解决。
  但是年青人好不到一年就吵架,最近我儿子去开中港货车,有时一个星期才
  回来一次,每次回来小俩口总是吵吵闹闹的。
  我今年49岁,老婆小我一年,生完孩子后,可能伤到元气,整天都生病,
  对於做爱一点兴趣都没有,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阳具硬起上来都有6寸半,搞
  到我经常要找妓女来解决性欲。
  小玲算是一个不错的媳妇,因为婆婆身体不好,所以屋里的家务都是她做,
  无论洗衣、煮饭、清洁她都一手包办。我们住的地方只有50平方左右,两房、
  两厅,一个厨房和一个浴室。
  小玲最近整天愁眉苦脸,因为和我儿子感情出了问题。记得有一次他们吵架
  后,我的儿子就生气地冲了出去,她伤心的伏在我肩膀上哭。我抱住她安慰她,
  她的那对尖挺的乳房顶在我的胸口,我嗅到她头发间和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味,
  我的阳具立即竖起,顶住了她的小,她面红红地推开我,回到她自己房间去。
  我儿子在家时我不敢放肆,但是他不在的时候,每当小玲洗完澡后,我就会
  马上进去洗澡,拿起她刚脱下来的奶罩放在鼻子上闻,拿着她那条内裤包住我的
  大阳具使劲地磨套。有一次一下忍不住,把精液全射在她的内裤上,我洗完澡出
  来,小玲进去拿那些脏衣服去洗的时候,面红红的瞄了我一眼。以后她洗完澡,
  我进去时便再也见不到她的内衣裤了。
  今天终於有机会,只有我和她在一起!我老婆今天下午突然晕倒,叫救护车

  送了她去医院。医生说是急性肝炎要留院,办完所有手续后,都已经差不多下午
  5点了,和儿媳妇小玲一起回家,家里只剩下我和她。一想起有这么好的机会,
  我的心跳得好快,感觉阳具已经胀硬了,我望了望儿媳妇,见她好像也有点不自
  在,脸红红的垂着头。
  我换了短裤出来,见她在厨房里,她也换了套睡袍,从后面看隐约可见到那
  条黑色的奶罩带子和黑色的内裤,我走到厨房门口,见她在水盆里洗菜。
  “这么早就煮饭了吗!”我问她。
  “还早?都五点半了。”她一边洗菜一边回答。
  “好像没开水了?让我来烧一些。”
  我说完后走进厨房。我家的厨房是长方型的,炉灶和自来水龙头水漕平排的
  靠墙,剩下一条三尺宽的行人道,旁边又摆放了一个一尺左右宽的架子放饭锅,
  炉灶在最里面,两个人行走时须要侧身才能通过。
  我走去她后面,故意用我已胀硬了的阳具顶了一下她的屁股,她震了一下,
  站起来没出声。我拿起水壶走去她身边去装水,用手故意贴靠顶着她的乳房,她
  很尴尬的闪开了。我点燃了火,放下了水壶后,走过去在她后面站着,用我那已
  经胀硬了的阳具顶住她的屁股磨了一下,她“唔┅┅”了一声。这时我就再也忍
  不住了,在后面两手一伸,握住她那对鼓蓬蓬的乳球,接着用舌头舔她的耳朵。
  “唔┅┅不要啦!爸爸,不行的!给奶奶和亚伟知道就麻烦了!”她捉住我
  的手,一边讲一边扭动身体,轻轻的挣扎着,半推半就。
  “不怕啦!你不说、我不说,谁会知道呢?你看,我的阳具都硬得像支铁棍
  了。”我把阳具从短裤里拉了出来,捉住她一只手拉下去要她套弄。
  “不要啦!爸爸,不要啦!我是你媳妇,这样做是乱伦的!”她不肯握我的

  阳具。
  我放开她的手,拉高她的睡袍,将手伸进她内裤里。
  哗!妙极了!阴户上光溜溜的完全没有毛,原来我这儿媳妇竟是「白虎」!
  我用手抚摸着她的肥嫩肉,接着分开她那两片阴唇,用两只手指插进去,阴道
  中已是滑溜溜的充满了爱液。
  “小玲!你都已湿成这样了,还在扮淑女?”我抱住她,一手搓揉着她的乳
  头,一手摸弄她的,舌头舔着她的耳朵,又呼些热气进她耳孔里去┅┅
  她开始气喘,双颊发红发热,奶头凸起。她蒙起了眼,身体已不再挣扎,头
  转向我,把舌头伸进我嘴里。她一只手伸过后边揽住我的头,一只手在下面捉住
  我的阳具,轻轻的套着。
  “爸爸,抱我进房间去。”
  我伸手把炉火打熄了,然后抱起她,走进她的卧室。
  我把她的衣服全部脱去,让她睡在床上,她很害羞地闭起双眼,两手抱住胸
  脯,双腿紧拢。我爬上床跪在她下面,分开她的腿。真不好意思说句,我都快五
  十岁的人了,但从来都没有见过「白虎」型的女人,想不到自己的媳妇就是「白
  虎」!
  我伸出舌头,使劲地舔着小玲的无毛淫,她的真的好美,香喷喷、胀卜
  卜、光致致、白雪雪!听人说,年青女孩子的淫液有种激素,老人家吃了会年青
  些,我便拼命的将小玲流出来的淫液,一点都不舍得浪费地全吞进肚子里去。
  “啊┅┅啊┅┅快点上来┅┅插我┅┅”
  我舐到忘形的时候,小玲已忍不住了,拉我上去要我她。我依依不舍的再
  舐了几下,便爬起身来,提起我的大阳具,在她的淫肉缝中上下磨了几下,龟
  头沾满了她的淫液,对正她的小眼,一下就插了进去。哗!好舒服呀!小玲的
  又窄又热,里面好像有个吸盘啜住我的阳具。我捉住她的小腿,使劲的抽插。

  “啊┅┅啊┅┅爸爸┅┅你不要那┅┅那┅┅么粗暴嘛┅┅你快要┅┅快要
  ┅┅插死我┅┅我┅┅了!你┅┅你┅┅你死我┅┅我┅┅了!”小玲气喘喘
  的说。
  “舒不舒服┅┅爸爸得你过瘾┅┅还是┅┅你老公┅┅得你过瘾呀?”
  我一边用力抽插着她的小,一边用手指轻轻地磨逗她那颗发红了的阴蒂。
  “爸爸,你好坏哦!啊┅┅你┅┅干┅┅死我啦┅┅你小心给雷劈呀!┅┅
  啊┅┅我是你媳┅┅妇┅┅啊┅┅是你儿子的妻子呀┅┅啊┅┅”小玲用手抱着
  我说。
  老实说,这事我也有想过,他们结婚的时候一个十八岁、一个二十岁,根本
  感情都没稳定,思想也还没成熟,结婚不到一年就开始吵吵闹闹了,照我看他们
  俩的感情那么儿戏,不用多久就会离婚的了。离了婚,小玲这嫩还不是会便宜
  了别的男人,让别的男人吗?!倒不如现在先让我乐一乐。
  以后的一小时中,在我的大阳具时而温柔、时而粗犷的抽插下,她高氵朝了五
  次,欲仙欲死。最后我也在极端痛快的感觉下在她的心里射出了大量火热的精
  液,洒播了乱伦的种子。
  往后的日子里,我经常和小玲淫媾做爱,享受媳妇的年青美妙肉体。
  小玲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,无论何时,只要家里只剩下我们俩时,她就会伸
  手进我裤里,把我的阳具掏出来放进她嘴里,弄大了之后,她就会趴在桌子上,
  脱掉自己的内裤要我插她┅┅
  你们是不是有点羡慕我这个扒灰的公公呢?其实我现在也挺烦恼的!因为小
  玲这个小骚货,她说我的技术好,而且对她又体贴又温柔,她决定要和我儿
  子离婚,然后嫁给我。
  你们说,这下该怎么办呢?!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