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妹 第1章

  发信人: 凡夫
  标 题: 盲妹
  据粤文《别有一番滋味在鳩头》改写﹕
  阿狼在香港面会阿凡,寒暄之后,就提起《鹏城艷》、《东莞乐》。
  阿凡面有愧色,说道﹕「那是骗人的,不过,既然来了就去特区走走吧﹗」
  两人出海关口,恰巧遇上颖治,阿凡顿失了行动自由﹗
  阿狼在台湾可谓不愧为『狼』﹗至于『特区马杀鸡』,阿狼真是大乡里之至。
  阿凡说﹕「不如就在火车站的港龙酒店下榻了,找个盲妹试试试,在这楼下做指压的盲妹,按摩功夫第一流也!」
  至此,阿狼也不禁『咭』一声笑起来,问道﹕「会不会有危险呢?」
  阿凡说﹕「如果你不一定想打真军,马杀鸡就最安全啦,就算查房亦不怕也。」
  阿狼反正闷极无聊,于是任其摆佈。
  三十分钟后,果然有个盲妹进来,这位失明少女,样子是不错的,年约二十三、四岁,斯斯文文,楚楚可怜。
  当她推房门进来时,鼻子上架著有色眼镜,身穿白色长袖恤衫,下配蓝色长西裤,不肥不瘦,但皮肤滑美如雪,令人惹起食欲。
  阿凡叮嘱她道:「你好好招呼我的老朋友,他是第一次来特区,如果做得好,一定有打赏!」
  『盲妹』微微一笑,用纯上的北京话说﹕「谢谢!」
  阿凡向阿狼打个眼色说﹕「白洋梅在下面餐厅等,我要出去了,你们慢慢啦﹗」
  阿狼再仔细观察这个盲妹,看来她是一个受过教育的女孩子,因为她的谈吐甚为文雅,对答亦相当有礼。
  例加阿狼问她:「我应该叫你甚么小姐呢﹖」
  「不要客气,叫我阿莲好了!」
  「你做按摩这一行很久了吗﹖」
  「不,我毕业刚刚三个月,没有甚么经验的,但我会尽力而为,希望不会令你失望啦!」
  阿莲先把一些按摩膏涂在手上,用力的擦了擦,先在头部按摩,继而面部,然然后她命阿狼脱去外衣,以便可以方便按摩胸部和背部。
  手法是那么纯熟,经过二十分钟,发现盲妹的按摩手法果然不俗,用力轻重,恰到好处。
  最妙的是:当她的玉手摸到阿狼最敏感的地方时,立即停手说﹕「先生,你需要我按摩那个地方吗?」
  阿狼亦老实不客气问:「你不怕犯规乎?」
  「本来有规定是不可以同客人干的,但如果你喜欢,我也乐意替你服务呢。」

  说时迟,那时快,盲妹已经把狼『宝宝』拿出来,开始另一种服务。
  讲良心话,『吞蛇』与『玩蛇』这两种玩意,阿狼并不觉得有甚么新奇之至,唯一不同的,是这一次由『盲妹』进行,由于好奇,姑且一试她的『玩蛇』手法是否到家?
  真奇怪,她看不见,祇靠触觉,已能把握到重点,她坦白承认『玩蛇』这门功夫她也是曾经受过训练的。
  在一些『润滑剂』配合之下,被她抽得两抽,就几乎顶不住矣。
  此盲妹有个美妙身材,正所谓肥肉送到咀边,说甚么也要占点便宜,于是乎,他替阿狼『玩蛇』,阿狼也玩她的娇躯,又捏又挖又摸,相当过癮。
  正当阿狼被玩得舟车晕浪,快要『呕吐』时,她突然停手,并且把粉面依偎过来:
  「你觉得舒服吗?」
  「舒服极了。」
  「你喜欢和找做朋友吗?」
  「当然喜欢!」
  「那么,我介绍妹妹给你,她也是伤贱的,你不介意吧?」
  阿狼点头之际,她突然加快动作,就在这时,小家伙兴奋到顶点,随即『喷火』。
  盲妹轻轻说﹕「先生,你好劲呀,好多呀!」
  阿狼唯唯,嘆了一口气:「谢谢,你令我好开心!
  出了火,她才解绎为甚么要介绍其妹?
  原来,她的妹妹比她小两岁,同样有先天性缺陷,自幼双目失明,因此至今还找不到男朋友。
  阿莲带著几分惆悵的语气说﹕「先生,虽然我看不见,但我相信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朋友,所以才希望得到你的帮忙。我妹妹叫做阿杏,今年才十九岁,除了视线有些问题之外,她长得很漂亮的。」
  「为甚么要我做她的男朋友呢?」
  「老实说,我们这的生活很清苦,希望她能找到一位可托终身的男…」
  她没说完,阿狼已经意会到这是甚么一回事了。
  正如阿狼有些朋友,在『特区』养个小老婆,每月祇花一两千元,便可以维持生活了,有些『玩家』,更在『特区』不同地点『包』个情人,每逢周末就过去『慰劳』,算起来,比去『大场』经济实惠得多。
  可惜,阿狼对这种兴趣不大,因此婉言拒绝。
  最后,阿莲带著恳的口吻说:「先生,不加明天我带阿杏来见你,如果你不喜欢就算了,好吗?」

  经不起阿莲苦苦哀求,阿狼唯有答应。
  第二天,阿凡获悉哈哈大笑:「阿狼,在台湾你是第一流的玩家,但在这裹,你变成第九流,因为你太富同情心了!」
  阿狼被笑得眼光光。
  阿凡继续说:「在这边,如果每月花得起一两千港元,随时都可以找到漂亮小姐,何必找个盲妹?」
  阿狼迫于向他解释一番,阿凡说﹕「好吧,我不反对你见她妹妹,不过,你可要记住,不可尽信呀。」
  第三天晚上,是最后一晚停留了。
  由于在『的士高』疯狂了整个晚上,因此疲倦得要死,回到酒店,冲完个热水浴,正想抱头大睡,明日一早返港。
  那知到,上床没多久,就听到拍门:「先生,是我呀,我是阿莲!」
  矇矇朧朧睁开眼睛,打开房门,正是阿莲,在她耳边的,还有一位漂亮的少女,可是,她并没带上太阳镜,所以不料到她是阿杏。
  阿莲说﹕「我知道你明天就要走了,所以今晚带妹妹来见你,她就是阿杏。」
  奇怪,阿莲曾经说,阿杏是失明的,为甚么她既没带黑眼镜,同时又能够张开眼睛呢?
  「她就是阿杏?」阿狼半信半疑。
  阿莲说:「是的,她就是阿杏,她是患了白内瘴,看不见的。」
  由头到尾,站在阿莲身旁的阿杏,始终默默不语,为了令她放鬆一点,终于说:
  「阿杏,你不要怕,我们祇是做个朋友。」
  「我知道。」阿杏终于启齿了,她的声线是矫中带尖,十分响亮。
  「我姐姐说,你是个可靠的男人,所以我才会来﹗」
  阿狼点点头:「阿杏,加果我的能力可以帮到你,一定会尽力,你放心好了。」
  阿杏带著苦笑:「我不敢太奢望,祇望在经济上帮帮我,我想学打字,学成后,可以在写字楼工作,同时,我又想学英文。」
  她表示:每个月的学费,大约需要港币两三百元。
  阿莲轻轻地拍拍阿杏的肩膀:「今晚你就在这睡一晚,明天早上我再来接你,好不好?」
  阿莲这样叮嘱妹妹,一切都尽在不言中,目的原来是用肉体作一次交换,代价祇是每月数百元。
  阿狼燐悯之心,悠然而起。
  阿莲走后,阿杏就呆呆的坐在床上,两人谈了很多。
  从谈话中,获悉阿杏的双亲早逝,她们姐妹俩是由姑妈抚养成人。

  年前,他们由农村走到特区来碰运气,得到一位亲属的帮忙,在一家食店当小工,阿莲则专门在宾馆替客人『马杀鸡』,如此这般,还算可以找到生活。
  阿莲爱妹情深,不想阿杏也当『马杀鸡』女郎,因此千方百计,希望替她找个好丈夫,以寄托终生。
  在两人亲密谈话之中,偶然拥抱到一些软绵绵的肉体,又嗅到一阵阵少女的幽香,不期然就引起男性最基本的冲动。
  阿杏可能从未有过接近男人的经验,因此,她由头到尾像个木头般,毫无反应,偶然给摸到她的乳房,阿杏就立即哗然大叫。
  她轻轻说﹕「先生,你相信吗?我从没和男人睡过的。」
  「我相信。」说著,一隻狼手已忍不住轻轻伸到她的三角地带。
  「唔,我…」她欲拒还迎的,身体左摇右摆。
  隐约中察觉到她的神秘之地有点润滑,心知这是女性的正常反应。
  再施『一指功』,在她最敏感的三角尖端轻轻地按,阿杏开始有反应了,阵阵的喘气声。
  不久,『三角地带』中央的溪流,更为湿润了。
  此际,阿狼已经如箭在弦,一个翻耳,实行长驱直进。
  她大叫:「哎唷,我好痛啊!」
  「不要怕,我会慢慢来的!」说著,立即收腰,一下一下的推进。
  阿杏不断呻吟,有时发出痛苦的叫声,阿狼有几分相信。阿杏很可能是个处女。
  就这样,阿狼揽住她,睡著了。
  直到一觉醒来,天已微亮,快天光了。
  第二次向阿杏试探,似乎反应来得较激烈,于是把心一横,干了再说。
  和一个毫无经验的少女做爱,有苦也有乐。
  苦的是一边弄,她一边叫痛﹔乐的是,那家伙是那么紧的压迫著阿狼的『宝宝』,怪舒服的。
  终于,一轮最后冲刺,交了货。
  阿杏幽幽说道﹕「先生,我一切都交给了你,望你不要忘记我!」
  回到香港,阿狼良心作怪,又匯了两千元港币给阿杏,算是一种回报也好,帮助也好,至少在欢场中,像阿杏如此纯情的女孩子,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
  阿狼回台湾之前,阿凡又提议北上,阿狼说:「一次就够了,见到阿杏,你替我问侯问候她吧﹗」
  阿狼回台湾后,总有那么丝丝的挂意,早知就不提什么《鹏城艷》了﹗
  - 不忍告终又如何﹖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