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乡风流 第1章

  发信人: 志狼
  标 题: 异乡风流
  红的、白的、黄的百花相互争簇在庭院的四周、华灯高挂一片绵绣气象,显得这大户人家气派非凡。
  这是我舅舅的家,不过比起我的老家却又差了点,但是舅舅在这省城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富。他有今天的成就,也得要感谢我的爹爹。
  爹爹以读书人的身份改行做生意,没想到却大发利巿。舅舅就是靠著爹爹的资金站起来的。
  爹爹说读书可以救国,但也可以成为大汉奸,但做生意就不同了,做成了可以使自己过得好一点,还可以帮助穷人家一样是救国济民,但行动上就较实际了,爹爹常常关内关外跑,一年总得进出个四、五次以上,现在他人在东北,大概一去要四个多月才会回来。
  因为时间上比较长,爹爹为了怕我这公子哥会趁他不在时,在家里不学好,乾脆找个人来托我,于是爹爹就把我带到舅舅府里,他希望舅舅能好好看管这个外甥。于是我跟爹爹来到舅舅家作客,预备爹爹从关外回来时再一起回故乡。
  但是事得其反,原来舅舅平日忙于打点应酬,根本没有时间理会我这个外甥,而且他本性跟我一样是风流种,家要除了大妻小妾外,听说还有不少丫头跟他有染,我觉得他像个皇帝。
  皇帝舅舅即然无暇理会我,这里又是美女如云,繁花如锦,我的公子本性自然无所遁形,几乎可以说天天玩乐、夜夜风流了。
  舅舅安排了两个丫环服侍我,一个叫婕儿,一个叫晴儿,俩人皆是十八、九岁的小姑娘,而且生得一张姣嫩的面容,玲瓏多姿的身段,更是其他姑娘望尘莫及的。
  有著婕儿和晴儿两个美女服侍,我真是快乐似神仙,活像个小皇帝。昨天,晴儿因为乡下她的阿妈生日过些日子七十大寿,晴儿昨夜跟我风流拥抱后已跟我告了假,今天一大早便打点东西回去了,大概十天后才回来。
  「表少爷!你真好。」
  「莫说我好呀!妳孤身来此够伶仃的,等妳回来再好好服侍我就是了。」
  「哎哟!好人儿,别逗晴儿,我依你就是。」
  晴儿走后,今天一整天都由婕儿陪我。事先,我跟婕儿说好,等她忙完了事,要来找我,因为舅舅今晚有应酬,非搞得三更半夜才回来不可。
  到了夜晚,华灯初上,婕儿看没事儿便早早来到后院我住的那个厢房来幽会。
  我住的地方,平常除了舅舅之外,就是婕儿和晴儿才有可能来。晚上舅舅外出,舅妈平日也不管我,这里成为我金屋藏娇的地方。
  我洗完澡后,立刻将坑内的火升起,让屋内充满温暖的感觉,因为我料到婕儿一定很快就会来。
  果不出所料,没一会儿婕儿来了。
  等她把门掩好后,我走过去从背后将她抱起来,她咯咯的娇笑起来,双手勾住我的脖子,像小鸟依人般的偎在我怀里。
  我把她放倒在床上,准备要亲她。
  婕儿却说:「哥啊!别猴急嘛,何不替我把衣裳褪去再来。」
  我心想,抱著裸女亲呼著总是比穿著衣裳来得刺激。
  她瞇著媚眼,嘟著小嘴巴,嗯哼扭抳著娇躯,全身散发著诱惑的媚力。
  于是我伸出手逐一将她身上的衣裳脱去丢到床头,婕儿则替自己将一头秀发挽到后脑勺上,然后重新平躺在床上,双腿併陇,仅看到她肚皮下饱满的阴丘。我用手抓著她的丘肉,她本能的娇嗔起来。
  当我准备摸她的豪乳时,婕儿又不依。
  「唔!宝贝,妳又怎么啦?」我仍然伸出魔爪在她的双乳上一阵摸索,
  惹得她娇哼浪吟不已。
  「哎唷......嗯......表少爷......你也脱衣服......再来嘛......。」
  原来她不是不依,是要我解除武装后再来亲熟。
  「来而无往非礼也,妳也帮我脱吧!」
  说著我站到地板上,婕儿起身帮我解衣。
  很快的,我的衣服已被她脱光,我赤裸裸地呈现在她面前。
  她站起来将我接住,俩人立刻热情的吻著对方,她的双乳顶住我的胸口挤压著。
  接著,她吻我的脖子,娇喘如牛的用丁香舌儿舔我的乳头,右边舔完后换吸吮左边的。
  「嗯......嗯......哼......」她的娇喘不绝,肚皮压著我旱已桿
  起的阳具。她的一隻手先在我的卵蛋上搔摸,我的魂儿差点被她摸走。
  然后她整个人蹲下来,手握著我的阳茎,先抬头向我拋了个媚眼、浪笑著。
  「我要你,宝贝!」
  她望著我的话儿,充满性欲的期待,然后张开朱唇,慢慢把头埋下去。
  「啊!......」我忍不住叫了起来此时,我的阳具已被她含在嘴内。
  「唔......唔......嗯......嗯......」她淫浪地吹嘘套弄著,我全身的血液立刻飞奔,觉得整个身体热呼呼,无形中增加了许多活力般的痛快。
  含了许久,婕儿把阳具拿出来,然后用舌尖在龟头上轻舔了几下。
  「舒服吗?宝贝......。」
  「呀!太棒了,婕儿喜欢吗?」
  「嗯!」她点头示意,表示很喜欢阳具,然后接著说:「你且躺下,让婕儿好好服侍你。」
  我依她的意思躺在床上,她把我的双腿大字分开,也不知她要用什么花招。
  她跪在我的双腿中间,然后用一双玉手先在我的肚皮上搔痒,接著摸著我的大腿,我已感到全身酥麻。
  婕儿接著左手握住我的阳具套弄,右手用指尖儿玩弄下面的卵蛋。
  「嘻......嘻......」她淫浪的咯咯笑著。
  「啊......啊......」我狂浪的叫了起来。
  如此这般,婕儿低下头儿,先含住我的阳具,嘴内「咕嚕咕嚕」地吮著它,接著换过手来套弄,便伸出舌儿去舔吮右边的卵蛋。
  「呼......呼......」我奇痒难耐,她好像知道我的敏感处,便把卵蛋含住嘴内吸。我无所适从,只好摇摆著身体,由她狂吮。
  过了许久,婕儿把卵蛋释放出来,媚媚地娇嗔道:「它好凶悍,快给妹妹止止痒吧!」说著她就跪在床上,粉腿分开,两手支撑著上身。
  我仰躺在下面,先用手握住她一双乳房,惹得她嗯哼浪吟。
  然后吮著两个鲜红色的小红枣。她立刻浪著身体,摆著肥臀,双眸紧闭,娇呼不停。
  接著我顺势从她的肚皮双腿一路用舌尖舔下去,她浪得更勤更淫了。我抱住她的粉腿一阵摸索,然后仰著头看到婕儿的腿根地方,那水蜜桃汁般的淫水淌在她的阴户外,两片肥沃月湾稀稀疏疏长了一些阴毛,我用手指轻撩著婕儿的下体。
  「啊......要死啦......好痒......嗯......哦......」
  两片阴唇被我的指儿撩得起劲,向外微张,洞内又流了一些浪水出来。
  「嘿!婕儿,妳又下瀑布啦......」
  「好哥哥,别逗我啦,快上来......我要你的宝贝来......啊......」
  她颤抖著,两座豊腴的乳房也跟著摇摇欲坠的模样,令人心魂艰慑。
  我底下那根宝贝到此地步已如铁棒,那能再忍受?
  于是我从她的腿根处爬了出来,然后跪在她的浪臀后面,手握住阳具对准她的膣囗,下体一沉,便滑了进去。
  「啊......啊......呀........」
  她满足的吟唱起来,然后我开始抽进抽出。
  「卜啾......卜滋......啾啾......」浪水涓涓不断,产生美丽的乐章。
  小淫女这下可舒服,于是她狂妄地浪叫:「哦......雪......美......婕儿......上天啦......嗯......用力呀......干......唔......。」
  「啊......我爱你......快......快插我......呀......噢......顶到......妺妹......花心......」
  「亲亲......我的丈夫......我的爷......我的大将军......哎......挺进........塞满........」
  婕儿的浪吟激起我狂热的性欲,我双手抓著她的蛮腰,用力的挺进抽出,她的屁股产生浪花,阴唇吸著我的阳具翻进又翻出。
  我突然用力深插了十来下,每次都顶到她的花心,婕儿一阵狂浪呼叫之后,她身体突然一软扒倒在床上,婕儿高潮了,水蜜桃内淫水汪汪滋润我的龟头。
  此时,正是我性起的当头,我无法停下来,于是把婕儿翻过来,让她脸朝上,大字分开。
  随后拿了一个枕头放在她的粉臀上,接著举起她的双腿跨在左右肩膀上,然后我双手抓住她的玉手大臂上,双腿跪夹她肥臀俩侧,阳具便对著她的阴处,用力一推。
  「啊......啊........」
  她的整个肥臀几乎悬空,她小腿已被我举到她的头部,如此插送的程度更深更彻底了。
  十几下之后,婕儿又被我插活过来,她双手紧抱著自己的大腿,咬著唇儿,皱著秀眉又开始嗯哼浪吟起来。
  「啊......干......死我啦......呀......用力......用力........亲爱的......美......。」
  「卜滋......卜滋......」这回的淫水更多了,我感到龟头热麻,由于使尽力气猛插送,我的汗水夹背,浑身熟呼呼。
  现在的她,显然又被我搞得七荤八素,两个钟乳像莲蓬摇荡著。
  我感到天昏地曷,不知所云,毕起放落。
  「呀......呀......呀......」 终于忍不住了,我把阳精放了出来。
  我压在婕儿身上许久许久,才慢慢清醒过来,婕儿起身帮我擦拭乾净,然后又帮我放了热水净身袪寒。 婕儿要走了,我舍不得。
  「婕儿!不如晚上留在此过夜?」她欲言又止地..........
  「妳是怕被人知道?」
  「嗯!要是被老爷知道,那可惨了,我来许久,恐怕老爷等下回来,就饶过婕儿吧!」
  我也不勉强她,万一舅舅提早回来被他知道的话,恐怕婕儿不被修理才怪。我让婕儿离开,不过她离开之前,我又对她说......
  「宝贝,明儿早早来,我可还没吃饱呢?」
  「哼!馋色鬼,得了便宜还卖瓜,看我明儿好好修理你。」
  后笑嘻嘻的掩门而去,她临去之前还跟我伸了伸舌头,媚著脸消失在夜幕之中..........
  以后几天,婕儿几乎每天一次跟我相好,一直到晴儿从乡下回来,又因为晴儿回来的这天,刚好婕儿排红不能跟我办事,只好让晴儿独领风骚了。晴儿回来时,还带了许多她家乡的东西让我分享。
  次日,我要晴儿陪我到城西的小山游耍,她是尊敬不如从命了。晴儿知道要去郊游特别兴奋,临出门前还特别打扮一番。
  婕儿跟睛儿俩人平日服侍我,俩人宛如姊妹,婕儿并不因为晴儿要陪我出去而吃醋,因为这几天婕儿独自服侍我也心满意足了。
  午后,喝过晴儿准备桂圆姜茶后,两人才心情开朗的雇了一部马车西去。
  到了山下,我取了两块银子给马车伕,并向他说「黄昏时候,你再来吧!」
  「是!是!谢谢。」马车伕很客气。
  马车伕走后,我们顺著一条羊肠小径举步而上,有一条小溪潺潺流著清澈的水,溪流旁盖了一座财亭,亭的四周植有几株松柏,显然这是个幽雅的地方。抬头望去,亭的上方写著四个娟秀的大字「风流韵居」,这亭占的地幅不小,里面还有一座小楼阁。
  因为这里隐蔽,看来少有人来到此地,可以说是别有天地非人间。
  我和晴儿皆很兴奋,无意间发现这个美丽的仙境。
  我们采野花、捞小鱼、拨弄溪水相互追逐著,才尽兴得回到「风流韵居」内休息。
  两人选择一张石板凳坐下。石板凳平坦宽敞,足够我们两人躺下。
  可是它却坚硬令人感觉不舒服,两人只好转移阵地。
  后来到一处平坦的草地上,我把衣服脱下来垫在草地上,让她先躺下来。
  「表少爷,这真是一个好地方,如果不是因为你,恐怕我将来也不会有机会见到!」
  「是呀!以后我会常常带妳出来见识的。」
  她感动的依偎在我的怀里,因为以她丫环的身份能够如此清闲实在难能可贵此时,晴儿胸前的一对豪乳不经意的碰到我的胸口,令我产生想入非非的欲望。
  「晴儿!我们来亲热吧!」
  我搂著她的蛇腰,吻著她的粉颈,她的身体曲动几下,抿了抿嘴角便闭上眼睛。直觉告诉我晴儿的需要,于是我开始替她宽衣解带。
  而她也用小巧的玉手替我褪去身上最后的一件裤子。
  此时此地,两个人立刻成为一对野鸳鸯。
  只羡鸳鸯不羡仙,在大自然中男欢女爱真是又新鲜又刺激,真是天空为我衣、大地为我蓆,我们热情的拥抱著、喘息著,并不觉得寒冷。
  我们四片唇重叠很久很久,我的一隻手不停的摸著晴儿的大腿,直惹得她嗯哼不息。我滑下身体,双手捧住晴儿如羊脂般的乳房。
  「啊......哼......哼......。」
  我吮著她的乳房,贪婪而粗暴的抓捏著这两糰细如绵花的肉球。
  她的美腿曲动不停,并且摇浪著下体。我的手慢慢地摸向她最敏感的地方。
  饱满的阴阜上,长满阴毛,比婕儿的更密更浪,当我轻拨她的阴唇时,水蜜桃汁般的淫水从她的骚穴内流出来,我用手指扣著她的阴户。
  「哎呀!......呀......嗯......好痒......啊......」
  接著我又伸进去一隻指头。
  「啊......别弄裂了呀......啊......轻一点嘛......。」
  滑腻的淫水沾滴我的手指头。如此抠摸了许久,我把她的双腿分开,然后整个人压在她身上,阳具顶著她的穴口。她急忙双手环抱著我的背后紧紧地。

  我用力一送,「咻!」一声阳具便堂而皇之的滑入。
  「哎呀......好撑......唔......美呀......。」
  「卜滋!卜滋!卜滋!」用力顶了几下,晴儿的淫水如流,唱起了曼妙的进行曲。
  我采用九浅一深的功力,进进出出地抽著她的浪穴。
  「啊......用力........顶吧,让它深入,我求......求你......哦......再用力......呀......我疯狂了......」
  抽动了五十几下,她的双腿跟在我的肩上,我跪著,将身体往前倾,又用力 的干了几下。晴儿双眉深锁,朱唇微张,香汗慢慢地流了出来。
  现在我每次进退的距离都恰到好处,而且次次插到底直顶花心,睛儿没命的狂叫著!
  「啊呀......顶到花......心啦,嗯....哥哥......用力呀......美......亲丈夫......我的......爱......太美......啦......嗯......爱......对......用力......呀......死啦!........。」
  我猛力的捣了几下,晴儿受不了双手一摊流出淫水,身体还连连的哆嗦。停了一会,善解人意的晴儿坐了起来。
  她让我躺下来,然后面对著我用小浪穴套住我的大阳具起落的坐下来。
  「啊......真美......喔......好胀啊!......」
  晴儿扭转著大浪臀,塞在穴内的大阳具被她的花心一阵磨旋,龟头感到一阵热麻。我用手抓著她前面的一对豪乳。
  「哼......美......用力......顶死......我......呀......豪乳......喜欢......你......浪穴......也喜欢......你呀......!」
  「滋......滋......滋........」
  在她的狂浪中,淫水接二连三的狂流而出,她的浪态足以比美婕儿。
  我的手滑到她的浪臀上,享受著她的浪波。
  「啊......呀......」我忍不住的叫了起来。
  她知道我此刻舒服,更没命的浪起她的屁股卜滋卜滋地套弄。
  香汗滴落在我的胸囗,性爱的最高境界此刻突然发生。在她的淫浪之下,我突然忍耐不住,阳关一鬆,热精便咻咻地泄了出来。
  旁边的溪水,此刻正派上用场,我们用溪水净了身,然后穿好衣服沿著来路下山,出了山囗,那马车伕早已笑脸盈盈地迎过来。
  马车伕见到我们说:「公子,你们一定玩得很愉快。」
  从他的眼神可以感觉出他好像知道我们刚才做过什么事一般。
  我再递给他一块银子,才跳上马车。「华夏府,烦驾了!」
  此时,黄昏已晚,夜幕逐渐笼罩,马车伕么喝了一声,鞭子打在马屁股上,车子立刻往回程急驶而去,留下后面滚滚的尘埃..........
  在「华夏府」舅舅的家里,风流岁月中我渡过一段很长的时间,十月立冬的那一天,父亲从关外经商回来。父亲在此逗留了两天后便带著我回故乡。
  婕儿和晴儿哭红著脸依依不舍,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,我留下了一些银子给她们,希望她们早日结束丫环的日子,好好回乡下生活,孝敬自己的双亲。
  十一月中旬,我们回到了故里。母亲阔别丈夫跟儿子许久,见我们平安回来自然高兴,当晚家里特别办了一次接风宴席,晏请各方亲朋好友。
  这以后回来的几天,我仍然无所事事,当下便常想起在舅舅家的那段风流韵事。
  父亲见我成天混混不是办法,于是透过朋友的介绍,帮我在县府内找了一门差事。
  父亲说这是替以后当官铺路,到县府内当差并没有一官半职,祇是要让我这大少爷磨鍊一番,否则将来不会成器。
  「玉不琢不成器,反正你不想学做生意,将来反而成了败家子,不如让你弟弟来吧!」
  于是我走马上任到县府内做事,起初非常不习惯,但自从认识我那拜把弟兄后,再也不认为当差是一件苦事儿。
  黄善当差如出一彻,跟我没两样。是比我稍晚,还算是我的徒弟呢!
  由于两人臭气相同,很快成为好朋友,能言善道与体壮年轻是我们的本钱,我们很快成为当红人物,并获得一份闲差儿,专门替官儿送礼、送信接人、等人专司公关方面的事儿,而且常常出差外地,一住好几天。
  有一次我黄善到南方一处小镇办事,一住好几天,事后觉得这地方山明水秀,尤其这里的姑娘更是耐人寻味,更听说那「雨天茶坊」内极具视听娱乐之能事,便暗自找黄善商议,有遭一日,一定要再到这个南方小镇。
  一直到有一天,机会终于来,因为我跟黄善表现好,府特别「恩准」,放我们几天长假,于是我跟黄善,决定利用这几天的长假,好好到南方这小镇一游,放假的头一天,两人兴高采烈的起程,三天后,我们到达目的地,先在旅馆投宿后,立刻寻访「雨天茶坊」
  那时候已是华灯初上,夜晚时分,两人蹓躂了半刻时辰的光景,才问到茶坊。
  当我见到雨天茶坊四个若大的字出现在我们面前时,便拉著黄善往里面走,一进门,茶坊里的伙计,便笑著向我们招呼,一个脸上有斑雀的妓女,见到有宾客进来,就扭著水桶样儿的粗腰,急急的前来,裂嘴大叫「爷们,这儿坐。」突的又回头叫起来「客人来哟!」便见一大群的妓女全走了过来。
  黄善用手拉我「哦!世鸿,你看看那一个最美丽的。」
  说著,暗地吐了吐舌头,我白了他一眼,便向那群妓女看了半天,见到一堆堆肥白肉,满涂的一层厚厚的脂粉,红红的嘴唇,也就分不出美与好。
  黄善已抢先说「这里的雌儿真美,比北方的妓女好的多了。」说完,他先自打了个哈哈。
  我可没有答他的话儿,只是在出神地欣赏一双小脚,哟!这一定是很柔软,像粉一样,否则它怎么会这样纤细?
  我下意识的把手猛地一握,便听到一声「唉哟!」那双小脚便跳了起来我以为真的把它捏痛了。原来是她旁边的姐妹们,乘她没有注意,把一杯开水烫到她手上。
  她开始骂了,满囗吴浓软语:「浪女子,谁跟你玩?」
  对方也还骂了过来:「骚货,你自不留神,手触到杯子上,还要赖人!」
  说得旁边的几个妓女也笑了起来。她一急,急骂道:「你们这淫妇,全是欺负外来的,哼!羞也不羞呀?」
  那妓女站起来,用手指著她说:「我们是欺负你,怎么样?骚货。」
  她这时再也忍受不了,纤手一挥,「拍」的一声便打向那个妓女脸上,还叫著一声「臭女子」、「小淫妇」,响成一片。
  还有那些看热闹的茶客,高声叫著「打呀!嘿!打得真好。」他们这些人,就希望他们这群妓女,打得连衣服都损破,让大家看看里面的肉白不白。
 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便把那些妓女拉起,将她扶到自己座上,她依在我身上,还不止的喘气。
  我抱著她的纤腰,低声的问:「你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她们偏要欺负你。」
  她眨眨那双大眼说:「我叫小涵,那些臭货还不是为了我这一双小脚,她们面貌又不如人,你大爷贵姓呀?」
  我们这样一问一答,可就把在旁边的黄善冷落了。
  我向小涵上下看了一眼,有著一张瓜子脸儿,端端正正的鼻子,柳叶眉、大 眼、水汪汪的嫵媚动人,全身透著幽香,这就当然要招人嫉妒了。她的衣领开得很低,低到只能盖著那丰满的大乳房,在灯光下,若隐若现的微微起伏著。
  本来是很织细的腰儿,如今再加上一条红色丝带,紧紧的勒著,便觉得快要折断了,这一来臀郜的肌肉,在细腰明显的对照下,更加觉得肥厚得多了。
  黄善呆呆的看著,微微张开了囗,茶也懒得喝,东西也不吃,就连别的妓女都不去望一眼了。
  这时身边来了两个妓女,不由分说,一边一个,用手便抱著他的颈子。
  他一看,便粗暴地向那个妓女说:「嘿!你也不找一面镜子照照,猪八戒坐飞机「丑上天去!」,还来拉客。臭货,你当我是瞎子吃死蟹,隻隻都是好的吗?」
  那妓女给他一顿骂,只觉得羞愧难当,含著泪水,转到另一张檯子去了。
  余下那个妓女,脸上虽没有麻子,但是有一阵阵孤臭味,熏天熏地的,把旁边的小涵熏得掩著鼻子。
  黄善并不怕狐臭,凭他过去的经验,女人越是有狐臭,就越发骚的有劲。他只要够风骚就好,而且自己身上也有点儿狐臭味,这正好,两个人都是「臭味相投」的一对「臭冤家」哩。
  黄善抱著那个妓女,坐在腿上说「你叫什么名?」
  她像棒儿糖的先是一阵扭动,粉脸贴了过去,以破铜锣似的声音
  「彩虹。」
  我一听,隔著桌子说:「好呀!今儿个可热闹了。」
  小涵拉著我说:「看你呀,我们妓院里什么都有!」我轻轻「哦!」了一声,便又勾著她的粉颈。
  突然,一声尖锐的叫声,压过了茶坊里所有打情骂俏的声音,我吃了一惊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人命了?
  连忙朝那发声的地方望去,只见先前给黄善赶走那个麻脸妓女,在隔座被人抓著,按倒在椅子上脱她的裤子,旁边还站有好几个茶客,全都笑哈哈的,袖手旁观,谁也不肯出来制止这种粗野的举动。
  麻脸的妓女挣扎不开,裤子被人脱了下来,露出一个又圆又滑、雪白的屁股别看她脸上长满了麻子不得人心,却有一身细皮嫩肉,那个硕大的屁股,圆溜溜、丰满满,结实实的也非常可爱哩,在挣扎扭动的时候,摇摇摆摆的更加令人爱惜,动人心魄。
  这时,看热闹的茶客越来越多了,黄善莫名其妙的问:「他们脱她的裤子干什么?」
  彩虹说:「前些日子,豆豆给县太爷打了十板屁股,便传了出去,她的客人早就说要脱她的裤子检验了,想不到在茶坊里出彩。」
  小涵嘆囗气说:「这是和尚的不好,他穿了俗家衣服来玩妓,豆豆又不知他是和尚,等到两人脱光了衣服,睡到床上,和尚的一根阳具插了进去她的阴户时才知道这就没法把他推下来了。有些无赖想敲和尚几个钱用,和尚不买帐,他们便将她同和尚缚起来,送到县里,豆豆就得了个勾引和尚的臭名。」
  接著她轻轻嘆了一声,我忍不住说:「为什么要当众丢她的脸?」
  我还想说下去,却听一个茶客怪叫「你们看!她的屁股现在还肿起来!」
  另一个打著哈哈的说「我以为她的屁股怎会这样大,原来是打肿脸充胖子。」跟著便发出一声清明的巴掌,引得那些茶客全都笑起来了。
  有个人在身上摸出十两银子,当众说著:「各位,如果那一个有兴趣出来跟豆豆玩一个后庭花,给大家看看,这十两银子,算是跟豆豆表演的赏钱。」
  便见一个全身长了梅毒的无赖出来说:「列位爷,让我领赏好了!」
  便先拉下豆豆的裤子,再脱去自己的破裤,用手拨弄了几下阳具,很快便粗硬起来,对著豆豆的屁股,一再用力往前挺进,直让她杀猪一般大叫,豆豆给人按著,无法挣扎,只好乞求苦苦求告「爷呀!放了我吧,这可羞死我了!」
  她的声音虽是可怜,却得不到同情,反招来四周一阵大笑。
  黄善看这些人比禽兽还不如,忽地站起来说:「这成什么世界?大哥,我们走吧!」
  小涵一听,马上看了看我一眼,她直觉得跟前这个人好神武,我在身上摸了一把碎银,放到桌上,便拉黄善出门。
  小涵觉得这个机会不要错过,只有我才能把自己救出来,便追了出去,拉著我的手,喘著气说:「好哥儿,你带我走呀!」
  她的声音是那么娇嫩还带有吸引力,我回头朝她脸上一看,那大眼水汪汪的,就像牡丹盛开,灼灼照人,我问她道:「你叫我带你上那儿去?」
  小涵红著对我说:「到我家里去吧?」
  黄善说:「这样早到你家里,没等到天亮,骨髓都被你吸光了,哈哈!」
  小涵涨红了脸说:「唉呀!你这人呀!」
  我忽然对她感到热情起来,便说:「我们吃酒去吧,不过你不能叫我哥儿否则我就不带你去了。」
  小涵乖乖的说:「是,我不叫了,爷!」三人便找了一家高尚酒店。
  这酒店到也十分讲究,里面的装设非常精美,一式官样,帷帐轻纱,客人们饮酒寻欢,每一间房都有太帅椅,贵妃床,房间紧闭,如果客人没有呼叫那些侍者绝对不敢乱进。
  我把小涵抱著坐到自己腿上,两人喝了三杯,便听到走廊上一阵琴声,我侧耳细听,小涵看了我一眼,便知道我的意思,就招呼一个侍者说:「叫那卖唱的进来吧!」
  只听门外轻应一声「是!」,随即进来两个艺妓,各人手里抱一隻琵琶、一枝玉萧,生得瓜子脸儿、眉眼俏丽、鬢角低垂,胸前的衣领,一直开到高耸的乳房边,皮肉也很白净,一个叫诗诗,一个叫薇薇,一进来便坐在我跟黄善身边。
  她们每人唱了两支歌,声音也还过得去。我已有了小涵在怀对诗诗便无多大好感,只是轻轻叫了几声好罢了。
  黄善可不是那样了,他像猫儿见了鱼,早已把薇薇抱的紧紧的,两隻手在她的腰以下,展开了活动攻势,隔著小裤按紧那块三角型的肥肉,不时抓抓弄弄,弄得她吃吃娇笑,左右不止的扭著细腰,身体跟著摇来摇去,他这时已经有了七分酒意,温香暖玉抱个满怀,便变成了身与心都有十分醉了,她简直没法避开他的手,连裙子都滑到地上去了,他那隻手还放在她那神秘的地方,上下乱动。

  我、小涵、还有诗诗都看得清楚,三个人便哈哈大笑了,直把个薇薇笑的粉脸涨红,急的向地上拾起那条裙子,狠狠看了他一眼,站起来要跟诗诗换位。
  诗诗看黄善比色狼还要怕,她那里肯和薇薇去换,两人便拉拉扯扯,笑骂起来了。
  黄善走过去,一把将薇薇抱著,在她香唇连「唧」了两个香吻,带醉的说:
  「小心肝,我到你家里睡儿去。」
  薇薇一听,粉脸更加红的发紫,连声叫著不依。
  原来艺妓是卖嘴不卖身的,不过这几年也肯卖了,但还要摆起臭架子,硬要和客人见过两、三次面,混熟了才肯跟你睡觉。
  黄善那里知道这种规矩,现在色心已起,把她一抱,哈哈大笑说:「心肝,我今晚跟定同你睡了。」
  薇薇挣不脱,只得乞求他说:「薇薇是卖艺不卖身的,客倌你多原谅吧!」
  我恐怕黄善真的招出事非来,便对他说:「人家既然不愿意,你就不要强求,等下我们再到茶坊里找一个算了。」
  黄善只好把薇薇放下,坐在椅上,一脸不高兴的样子。
  诗诗看了黄善好像对薇薇十分动情,心想我们还不是暗卖的,又何必装得那样认真,便拉著薇薇一旁说:「妹妺,人家看上了你,说不定还娶了你作个妻子,怎么这样不识抬举呀!」
  薇薇回头看了他一眼说:「你是知道的,他是头一次见面,怎好便当天带他回家睡觉,鴇儿不说,姐妹们也笑我哩!」
  诗诗说:「那你就暗卖好了。」
  薇薇说:「这倒是个好法,你问他住在什么地方,带我回去好了。」
  诗诗便走到黄善的身边,向他轻轻的说道:「薇薇答应你了,这儿不能明卖,只好暗卖给你,带她回到你的住处好了。」
  黄善听了,倒也为难起来。诗诗一看,便知他的心事,她聪明的指著小涵说:
  「今夜他是住到她家梩,房间便空了,你就带薇薇回去吧!」
  黄善一听拍手叫好,在她粉脸上香了一下,立即塞给她银子,诗诗轻说一声,随又谢谢他。
  这边,我搂著小涵的腰儿,两下情浓火热,偷偷地吻了又吻,小涵抱紧我,低声的说「爷,今晚就到我家睡一夜?」
  我忙点头说:「宝贝,你不叫我去,我们也要去!」小涵听了当然快乐极了
  黄善就更加的不再说啦!他一把拉著薇薇,说走就走,才关上房门,就把薇薇抱到腿上,唧!唧!个不止,薇薇推著他说:「嘿!你这人呀,真是个猫儿见见不得鱼,我来到这里就是你的人了,急个什么!」
  她在他怀里一阵乱摇,黄善本来就欲火中烧,如今给她一阵摇,磨擦的更心急,正像一团烈火似,再加一熟油,怕不会痒得他魂儿飞上天来。
  他急急忙忙替他脱了衣服,好快的动作,两人便成了赤精光光,一丝不挂的人儿。
  黄善急极了,两眼发了红,发出欲火的光,看著她雪白的身体,飢不择食的,两手捧著她丰满乳峰,一个含在嘴里,一个握在手心里,吞吞吐吐摸摸弄弄,身压著她,擦著那些细皮嫩肉,滑的他说像油一样。
  薇薇闻著他身上男人的气味,又给他拨弄得春情荡漾,不由得也骚了起来,自动把两条腿高举,娇呼气喘,握著他的阳具,摸摸弄弄,拨拨打打,便高高举起如蛇吞舌,顶著她那粒阴核儿,两人如触电流,通过了全身,百脉涨涨。
  黄善在她身上顺势提腰挺进,阳具滋一声,便全根尽入,直点花心啦。
  黄善猛如飢虎扑羊,吻著她两片热烫香唇,挺动粗腰,阳具在阴户里面,如若旱龙戏水,急急忙忙,抽抽送送,进进出出,一连数百次抽插,但见人儿展动,便听见蓬!蓬!卜!卜的声音,有若高山流水,如似虎啸猿啼般的。
  那薇薇被他的阳具弄得死去活来,越发的把粉腿高举,阴户接住阳具,囗里怪声叫著「亲哥哥,你真好,弄死我了!雪......雪......呜......呜......」
  两人抱的更紧,动的更急,这两人一缠上便有一个更次,才双双丢了阴阳精,相抱睡去。
  话说这里,我跟小涵见黄善两人走了,便也回到家里,鴇儿一见小涵今晚自动拉了客人回来,甚是欢喜,茶来水到,招呼个无微不至的。
  小涵自小卖到妓院,但她生性高傲,看不起客人,更反对和人客打情骂俏,给人玩乐时作出那种淫言浪语。她说女人作到妓女,已经是打下九层地狱了,还要哈哈呜呜的取悦客人,那就更加作贱自己了,所以许多客人喜欢她,却又怕她那冷冷的表情,没给你好顏色看,她虽然长得很美,也就因此生意比别的妓女差得多了。
  如今,她接了我回来,鴇儿那能不喜,颠著小脚来回的走,小涵见了便对她说:「妈妈,我跟爷在外面吃过了,不用 你费心,我们也要睡了!」
  说著,便把房门关上,回到我身边, 对我作了个微笑,我看她越发娇媚,风骚入骨,便呆呆的看著她。
  小涵替我脱去身上衣服,自己也脱了衣服,先睡到床上,玉体横陈,我只觉眼前一亮,春浓帐暖。
  小涵作了个懒腰,向我招手说:「哟!你这人怎么不亲近我呀?」
  她脸泛桃红,移近床沿,把身体靠著床边依著,两手往后整理头发,酥胸高高突起两座乳峰,红色的乳头、娇艳,圆圆、结实、软中带硬,她轻轻一动,便摇摇欲坠,那大眼媚得出水,嘴角生春,浅浅微笑,她身上每一寸地方,都发出高度的热火,烧得人全身难过得很。
  我贪心的向她看,由上至下,唉呀!每一寸每一分都看了个饱。怎么我从没见过这样一个美好的女人?可惜她是跌下了最下层地狱的人。
  想著,便起了惜花怜玉的心,眼紧看著她那小肚子底下的地方,小涵吃的一声笑了起来,拍著床边说:「你坐下来慢慢的看呀!」她把腿微微向上一举。
  我便走了过去,双手抱著她的粉腿,用力向上一提,要好好细看个够,小涵这时也有点心淫,便向床上一横,睡个仰面朝天,两腿一分,让我看个详细。
  一面拉著我的手按在乳峰,一面吃吃笑的说:「这有什么好看的?难道你真的没见过?」
  我涨红了脸说「我真的没见过哩。」
  便把她抱到灯下细看,小涵呀了一声:「唉呀!你要把我抱到那里去呀?」
  我说:「这里看不见,我要抱到灯那里去呀!」
  小涵蹬著两隻小脚说:「你这大傻瓜,这灯又不是钉在墙上的。」
  我一听,随即把灯拿近床边,再将她两腿一分,便看到一片雪白的嫩肉,高高突起如山,几根稀稀落落的阴毛,两边肥厚阴唇。小涵的阴部生得非常端正细小,如一个浮雕的突出。
  那紧窄的阴唇紧紧地吻合在一起,隐约现出一条浅浅小缝,中间突出一点儿花生米大的阴核,鲜红娇嫩,那销魂的地方,看去便如雪封洞囗,烟雾迷朦,被淫水盖著就看不见什么了。
  我两隻手轻轻把它们分开,便豁然开朗,殷红色的阴肉,如一娇艳的鲜花,芳香浓艳,幽香非凡,微微流出一些淫水,如雪般白,佮似一枝雨后的娇花了。
  我用手去一拨弄,那些阴肉便一圈圈的往里收缩,紧紧的含著我的手指,我顺著往里一抽送,便觉得又紧、又窄、又滑、又暖、整个指头儿给她溶化啦!
  小涵这一阵给我拨弄得全身难受、又急、又痒,她在床上摇著浪著,吃吃的笑著,两隻小脚向我乱蹬,浪著声音的叫「哟!你这人怎么弄的,儘管缠著我那地方,我的乳房好痒呀!你替我摸弄摸弄呀!」
  便拉我一隻手,我觉得她的丰满乳峰,又圆又嫩,滑不留手,用力弄了两把,弄著那粒红色乳头儿。
  小涵觉得我有点过份用力,但她喜欢这样痛的刺痛,一面不止地叫著,一面去享受感觉上的痛快。
  她用手去握弄我的阳具,触手如一根鼓棒儿,坚硬如铁,其热如火,暗地一摸一量,她惊呼了起来「唉哟!你这根阳具怕不有七八寸长哩?」
  我望著她笑说:「我也不知道呀!」
  便搂著她的粉颈,吻她那两片香香的红唇。好一会,小涵才喘过气
  来说:「这样不行,我从来没触过这样一根粗大阳具,你起来,我们得想个法儿。」
  她横在床沿上,阴户向上拋了两拋,怎么也够不上。我个子高大,站在床边,我距离她阴户还有一大段,弓著两条腿又太辛苦了,便站在那儿发呆,不知怎么好,张大了两隻眼,死望著她那个肥涨饱满的阴唇。
  小涵为了爱情的增进,只有迁就我,她把床舖垫高,还拿了两个枕儿放在屁股下面,这一来,恰好不高不低,便向我微笑说:「好了,你插进来吧不过,你要慢点儿弄进去才好。」
  便握著我的阳具撞在阴核儿上,又说:「哟!你先磨磨这个,让淫水流的愈多愈好,干起来才舒服呀!」
  我摸弄她她两隻乳峰,龟头顶著阴核儿,磨著、磨著,那淫水便如泉水一样流出,整个阴户湿了,油滑肥涨,更觉得细小窄小了。
  这时,小涵把阴户不停地拋高,接住阳具慢慢滑进,待到全根尽没,龟头直撞花心的时候,两人才开始抽送起来。
  一时间,便听床板帐声噹噹,淫水唧唧,再加小涵性的迫切需要,叫出的淫言浪语,若断若续,由大声变成低沉的呼叫,由缓慢而至剧烈的喘息。
  我们和小涵两人,一个挺阳硬进,一个拋阴相迎,此起彼落,小涵一时便香汗淋淋,气若游丝,还叫道「心肝哥哥,你的阳具可把我乐死了!」
  说时,将那肥涨饱满阴户拋的更高,接住阳具两人不止的抽送了两个更次,我一再挺动,快感加深。终于,那个大龟头对准花心儿,唧!唧!唧!射出一连的精水,烫得她骨节全酥,魂儿出了窍,那些淫精淫水,还遗留在两人身上,便相抱呼呼入睡。
  第二天,我很早就起来了,我也不去惊动小涵,交付鴇儿几句,便匆匆出去,吃过早饭,儘快利用这上午一段时间,办完一些重要事情,又转回旅馆一看, 那房门还是紧紧的关著,我暗骂一声,黄善这两个人也过份的贪淫爱乐了。
  自己也觉得寂寞,无处可去,便又回返小涵住处,谈心来消磨时间。这时,太阳已进了院子,只觉一片无声,一片沉寂,各妓女的门都紧闭著,我便回进小涵房间。一阵风吹进来,把罗帐吹得轻轻摇动,里面正睡著个红粉佳人。
  我把罗帐拿起,见她一头乱发,香梦正浓,脸上剩下来的粉犹在,嘴角上不住的微动,放出诱人的笑容,洁白的牙,如玉般的白,身上什么也没有盖,全身雪白得如一团粉,山峰起伏,私隐毕现,尤其是一双小脚,细得如两隻红辣椒一样。
  我握著她那一隻小脚儿,大红花睡鞋,白色鞋底,哟!还绣著两张春宫秘戏图,眉儿眼角,阳具阴户,如真个的在动著。
  我想,小涵这样一个丰满的身体,就凭这双小脚儿,来支持著重心,走起路来便如风摇荷花般,真是令人怜爱。同时脚上的肉被束缚蓍,便往上移动,屁股长的越发肥大,大腿也十分圆润。
  这是人工改造的曲线美,我不知是谁发明的?给妇人带来动人的美,这人真是个天才呀!
  我握著摸著放著闻著,只觉得一阵阵异香浓浓,直入心中,简直使我醉淘淘了,而我的手开始展开攻势了,顺著她的小腿往上滑动,经过了圆圆的大腿,便留在那高高突起的阴户上,轻轻拉著几根阴毛,一隻手挽著她香肩,对著那鲜红的唇儿吻了两下,便朝著她胸前那个丰满肥大乳房,含著、含著,乳头一下就挺硬起来了。
  小涵不知我一早出去又回来。她昨夜被我的阳具插塞得死去活来,有生以来从没有过这样痛快,骨软身酥,精疲力尽的入睡。
  现在正作著一个恶梦,被一头猛老虎张牙舞爪,把她抓住,吃著她那些肉,吃的唧唧声响,她怕极了,但没法避去那隻老虎,只有任它吃著,渐渐地她觉得那隻老虎有点怪味,吃著那些肉,不见痛苦,反而麻麻痒痒的,这使她愈加难过,颤动著整个身体。
  忽然,她醒过来了,微开那双媚眼,还好似见到那隻老虎,伏在自己酥胸上,嘴巴一张一张的含著,急忙细看,才看清自己睡在我怀里,我含著她的肥大乳峰,一隻手塞进阴户去,还不止地抽动哩!
  她哦的叫了一声,两手将我抱紧,摸了一把,吃吃笑说:「唉呀!刚才我作梦被一隻大老虎吃著,原来是你弄的,把人吓死了,我才不依你!」
  说著,两腿一缩,便不让我抽出手来,同时握著我的阳具,我便想翻身上去,小涵一把将我推去,说道:「哟!你又来了,昨夜给你插了一个晚上还不够?我都累死了呀。」
  我朝她脸上吻了一下,温柔说地说:「宝贝,你还说早呀!太阳都已经进来了,好人,给我再乐一乐吧!下午还有事哩!」
  小涵正著身体躺好,我握著她两隻小脚,阳具对准她的肥涨阴户,一送便入个尽根,进进出出、抽抽插插,大龟头触著花心,一顶一挑,有时轻轻的点几下,有时便重重的刺进去,两人尽力的猛进、急迎,经过了很久的时间,双方丢了又丢,才起身穿著整齐。

  午饭过后,我便别了小涵,去探访一些新朋旧友,每一位故旧都为我设下接风洗尘的酒宴,一连好几天都无法去看小涵。
  这天,是我休假最后的一天了,我要尽情的去享受这一天,然后才要回到北方去,便来到妓院,把小涵带了出去,赏玩一番湖光山色。
  在湖边,我们雇了隻宽大游艇,由那个俏丽的船妇轻轻打著双浆,艇身便缓缓向著湖心方向去了。
  这湖面宽约两里,长有五六里,两岸种著垂杨花树,湖中突起一座小山,桃李满地,湖的四面,但见一块块荷叶田田、亭亭出水。湖上也有很多游艇,穿来穿去的,还有那些作生意的小船。
  忽然,有隻小船摇了过来,船里探出个白净秀丽女孩,长眉大眼,倒也有几 分媚丽,穿一身青衣裤,手里拿著一本曲本,隔船送与我说:「客爷,要唱支歌儿助兴吗?」
  我正想摇头不要,却被小涵扯了一把,对那卖唱的说:「你就随便唱一支好了。」
  那女孩答应一声,便坐在船头上,手摇拍板,娇声唱了出来,唱完一支,问我还要唱不要唱?
  我正想答话,小涵抢著说道:「不要再唱了。」
  我便拿出一点银子赏了那女孩,那女孩谢了又谢,自把船儿摇到别处。
  不料转眼间,船的左右两旁,一齐靠上三四隻小船,都用鉤子鉤到船上,我一看,全是些卖吃的玩的,他们都要求我照料些生意。
  我示意小涵,她便对著他们高声说道:「都不要了,如果要的时候再叫你们好了吧!」
  那些小船听了,果然很快便摇开。但是,这一批去了,另外的一批又来了。我便烦了起来,我对小涵说:「这些人可真讨厌,我们回去吧?」
  小涵也觉到扫兴,但一时又不愿意就回去,便回头来对船妇说:「我们不要留在这儿,到那边小山去吧!」
  船妇只好慢慢的摇了过去了,藏在浓阴绿叶里面。
  我扯住小涵并列坐著,看那湖光山色,人也觉得精神清爽。小涵偷眼看我正在看得出神,见我一表人才、风流俊逸,正合自己心意,便心投意合了。
  把一隻小脚放到我的怀里,我顺手握著,摸弄玩著,纤纤细小,如棉似的软软,我一弄一放,摸摸弄弄,小涵便感到有一种刺痛,这是痛苦和快乐混合著。
  当我摸弄得愈用力时,快乐的感觉更增加了,她忍不住嘴里发出低声吃吃的笑和痛苦的呼叫,我也感觉到便回过头来看她,见她含情默默,嫵媚风骚,便想将她抱入怀里,小涵急忙摇手,教我不要乱来,提示船妇会笑我是个急色儿。
  天上,忽然聚著几片黑云,一时狂风暴雨由船蓬上落下,此时只留船头露出一方小窗,看著湖中烟雨迷迷,远山一明一暗,大自然变化无穷,另有一番奇景。
  小涵依在我的怀里,无言的看著想著,自从她当了妓女,整天进酒店、坐茶要就在房里陪伴客人睡觉,从没如今天这样在湖上玩过,而且同游的又是自己的心爱情人,人物风流,怎不叫她不放浪哩?
  她把小脚一缩,粉脸红红,朝我说道:「我有句话要问你,你得说实话。」
  我见她眉尾眼角尽春意,羞人答答的样子,便说:「我说实话,绝不会乱说的。」
  小涵倒入我的怀里,轻轻问道:「你有太太没有,家里还有什么人?」
  我说:「父母在贼乱的时候死了,也没有太太,如今只有我一个人。」
  小涵一听,一双媚眼看著我的俊脸,片刻才说:「我嫁给你作太太好吗?」
  我将她抱得紧紧,在她脸上唇上吻了又吻,说:「心肝宝贝,你真的肯嫁给我吗?」
  小涵点点头,埋入我宽大的怀内说:「谁来骗你,只要把我赎出来,我就是你的人了。」我说:「现在是不是也能算是我的人么?」
  小涵轻打了我一下说:「当然是你的人了,我们现在就定情。」
  我在她耳边小声说:「你不怕船妇会笑我们?」
  小涵白了我一眼,吃吃笑说:「现在我们是夫妻,谁还管得著。」
  说著,她整个人儿坐在我怀内。
  我们这样互相紧抱著,脸对脸,四片唇儿贴在一处。小涵将一条香舌儿送往我嘴里去,我含著只觉一股热流清香美妙,如饮了一杯烈酒直落丹田,用手探著她的春衫,探进酥胸,握著醉人的豊满肥大乳峰,软绵绵的如羊玉白般,恰好一握,触手温暖香滑,我用力的摸著弄著,研磨著那粒乳头儿,便渐渐硬化高突起来,她把酥胸向前挺进,抵住我热情的掌心,两人的呼吸带著急而又紧张的感觉。
  我的另一隻手便由上而下,滑进了她的细腰,穿过那紧紧的裙带,直摸进小裤儿里去,用力按著那紧紧的肥肉,我先摸了个遍,轻轻扯起那几根阴毛,在手指上玩著,一会儿再用力压著肥厚高起的阴户,慢慢的按著。小涵好似被蛇吃了一口,全身颤动起来,她那媚眼向我看了又看,便又把舌儿往我的嘴里塞了进去。
  我的手可没有静止下来,我接著又以两指摸紧那粒阴核儿,拨著弄著,小涵便愈加的难受,身上好似被火焚著,不停的动著蛇一样的腰儿,肥臀在我小腹上转来转去,弄得我也有点儿把持不住了,用手往她阴户上一探,已经湿了一大片了。
  原来,小涵被我弄得忍不住了,那些淫水便流了出来,她张开了一条腿,身体往前一坐,把我的一隻指全含了进去,还颤了几颤,我便顺势的轻轻抽送起来此时,小涵脸红泛桃花,如饮过了酒一样,我向她微微的笑著,忽然,她恨恨的说:「唉哟!你怎么好这样的折磨人 ,我都急死了。」
  探手向我的裤子摸去,触手硬梆梆的一根铁棒儿,她一阵淫笑说:「嘿!你这人真假道学,肚子里全是骗人的坏心眼,我真的等不下去了。」
  我叫她把小裤脱下一点算了,小涵说:「现在我们是夫妻了,为什么不能坦白相见?」
  我说:「你不怕别人看见么?」
  小涵说:「她不会知道的。」
  但我真不敢让她把衣服脱光,小涵只得依了我,便把小裤脱了去,我也扯开裤子,小涵叫我坐著,自己将裙子拿起,便现出个肥涨饱满阴户来,我抱著她两条腿,想去吻她的阴户。
  小涵笑哈哈的说:「如今不行,今晚我好好的让你吻吧!」
  她两腿分开,一手握著阳具,一手拨开阴户。慢慢让阳具坐了下去,只听滋一声,便全根没尽,小涵抱著我开始把肥臀向后高举,阴户不停地上下起落的动著,让我那根粗硬阳具好入个齐根,龟头下下顶著花心儿,现在她是主动了,随著自己的意思,深浅都可以转动迎合。
  小涵那条细腰儿呀,愈摇愈快,阴户愈坐愈急,连那条小船被她浪得摇晃起来了。船妇不知道我们的事,但觉得有点怪,便向前艇一看,暗地一阵脸红耳热,心头乱跳,见我两紧紧的抱著。
  小涵的裙子虽没有脱去,却拿得高高的,把半个肥白屁股露在外面,阴户正含著我那根阳具。
  她留心看著,奇怪那人怎会生得这样一根粗大的阳具,大得似小孩子的腿那样粗,怕不有八九寸长?比起自己的丈夫还大得多了。她不由得想,能够尝尝这样的阳具就好了,于是春心淫了起来,用手去摸著阴户,觉得湿滑滑的,微热热的,更叫她难过得快要死了。
  再一看小涵,身体摇呀摇的,腰儿扭著,屁股摇著,阴户含著阳具急起急落,那些淫水便唧唧蓬蓬的乱响,她伏在我的肩上说:「你真好,肯让我作了主动,我们把衣服都脱了,两个人变成一个肉体那多好。」
  她先替我脱了,我也给她脱个精光,现在两个人全没有了衣服了,紧紧的搂抱,成为一个整体了。
  小涵把那隻肥大高举的乳房,塞进我嘴里去给含著,另一隻乳峰便被我紧紧的摸著,两人发狂的扭动著,船身摇的更厉害了。
  小涵忽然静了下来,把两片肥厚阴唇极大的收缩起来,狠狠含著阳具,那耻花儿更暴大的包住那大龟头,似小孩子吃乳一样,我被她的阴户吸得全身酸痒,心里一阵热,急忙将她搂紧,连挺了几下阳具,那些精水便射进花心深处,烫得她接连打了几个寒颤,伏在我肩上不动了。
  两人休息了一会,我抱著她说:「宝贝,我的阳具还硬著呀!你还能来一次么?」
  看著她的乳峰又摸弄起来,小涵摇著头说:「我的好哥哥,我不能来了,你饶了我吧!」便倒下睡下去了。
  船妇忽地走了进来,对她拜了拜,指著我说:「少奶奶,你就把他的粗硬阳具施给我乐一乐吧!」
  说著,她那双淫得出水的眼神,已经向我看来,看著那根高高举起的粗大阳具,发出吃吃的淫笑。
  我见她已脱得光光,皮肤也很白嫩,腰儿也不粗,胸前高高的突立一对肥大乳峰,摇摇动动的,乳头儿比小涵的还要大,肚皮上一丝皱纹也没有,那是没生育过孩子的,阴户突突的举起,阴户上没有毛,光滑得似一团粉,我看著小涵没作声。
  她见我有几分儿爱上了船妇,心里虽是不愿意,但我的阳具还硬著,自己也没法叫它软下来,便闭著眼说:「好吧,浪女子,我就借给你用一次吧。」便向我笑著。
  船妇听小涵答应了,她还来不及向人家道谢,便马上倒入我怀内,握著那根粗大长硬阳具,不住的吻著含著,用舌头含著四周,我用力握住她的乳房,阳具向她嘴里乱挺,她只有发出呜呜声的反抗,摸著两个卵蛋儿,一紧一放,我摸著她的肥涨阴户,已经自动的张开两片大门了,淫水也流了不知多少了。
  她深情的看著我说:「好人儿,你就可怜我吧!」
  我把她一推,她便顺势躺下,两条腿高高举起分开,阴户一开一合的张动起来了,淫水一直往外流了。
  我握著阳具,对准她的阴户,腰部一用力,阳具便塞了进去,外面一丝不余了。船妇觉得阴户马上热涨起来,便大声的呼叫,抱著我摇著腰儿,浪著肥臀,阴户用力愈拋愈高,我看她淫心已极,便握著她两隻肥大乳峰,阳具狂送,快进快出,大龟头似雨点般打在她的花心儿上,立时响起一连的唧唧声音,我一面挺动阳具抽插,一面吻著她粉脸说:「我这根阳具好不好?」
  她举高阴户凑紧我的阳具说:「心肝,不要静下来,你比我的丈夫好得多了,又长又粗,又硬又熟,塞得阴户都快破了,好人,多用点力我要替你养个白白胖胖的孩子。啊......啊......喔........。」
  她的淫水越流越多,我的阳具也越插越深,一下下刺进花心儿去,那龟头上的宽大肉沟,好似一把利器触著阴户四面的肉壁,又麻又痒,又痛又辣,乐得她简直透不过气来了,我一囗气抽插了几千次才射精,又烫得她舒服到极点,大叫心肝宝贝不止。
  一场暴风雨过去了,天边又现出一道夕阳,远处冒著轻烟,湖水静止,闪著千千万万旳小金星,一条美丽的七色虹彩横过宽阔的湖面,似彩带轻轻挂在天边,眼前一幕美丽奇景,可把我们看呆了,直玩到日落西山,暮色沉沉,小涵才挽著我回去。
  临离开小船的时候,那位俏丽船妇还向我飞了个媚眼,含笑的说:「客爷,有空的时候坐我的船游潮,我会给你预备更好的东西呀!」
  我笑笑点头答应,小涵白了她一眼,急忙扯著我走回家里,已经是上灯时候了。黄善早等在院里,看我们一回来便过来问好。后随问他这几天玩得痛快吗?
  黄善把这几天玩得如何痛快,薇薇对他多么好,都说给我听了。
  我说:「今天是我们最后一天假期了,明天就要回去,你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有?」
  小涵听我明天真的要走,一时心里很难过,我轻轻拍著她说:
  「小涵,我真要走了。」
  小涵说:「我喜欢你,我只知道跟著你,你就带我走吧!」
  我说:「在北方妳人生地不熟,我怕你............」
  小涵急忙说:「我有了你,什么再也不怕了!」她不怕黄善站在旁边,便捧著我的脸吻著。
  黄善见我答应把小涵带回北方,心中一乐,便冲囗叫了起来「大哥呀!我和薇薇也打得火热,你也让我把她带到北方,在路上也可以侍候夫人哩!」
  我笑著说:「你的主意真不错,好似全是为了我好。」
  黄善红著脸。我又向他说:「薇薇的赎身价要多少钱?多了怕我拿不出来前儿得到那份赏金,我已经快要花费光了。」
  黄善摇摇手说:「钱没问题,我也拿得出,前天她知道我要跟你回去,整整哭了两夜,要跟我一同去,鴇儿也愿意放她走,现在只等你答应,便可以成行了」
  我说:「我答应你便是了,明天一早就上船。」黄善满怀欢喜的走了。
  这夜里,鴇儿没回来,小涵哭著闹著要跟我走。我没敢答应,我怕人家说我持势带走妇女,便留下钱给小涵待鴇母回来赎身,下次休假的时候再来接她。
  天刚亮,小涵把我送到江边,哭得似泪人儿的,直看到大船远去,江水接天,才返身回家。过了二天,老鴇才回来,小涵便向她赎身,鴇母不得不放她,便收下三百两银子,把卖身合约还了她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